聽民意的領袖不是軟弱




江健勇老師,《奸的好人系列》《受情陰謀論》《好男人病毒》作者,《毒辣NLP》祖師,對 #NLP #催眠 #佛教 #道德經 有深入研究,學生稱他為江魔


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個很遙遠的平行宇宙......換句話說,所有雷同必屬巧合。但我這故事是改編自一個已經把文刪除的網友處(Give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) 有一個人的家被火燒掉了。 所幸的是,主人活了下來。所不幸的是,孩子燒傷,老婆燒死。 事後鄰居過來看他的時候,就說:『其實幾個小時前,我就看到你家的一個房間有東西燃燒起來了。』 主人震驚:『為甚麼你沒有通知我?』 鄰居:『我怕引起恐慌啊。』 所以不要說網絡上流傳那個笑話說如你有時光機回到去年12月尾的武漢,把疫情的新聞帶回去,你會變成第九個造謠者而被捉去喝茶。 其實就算現在講的人,也會被同樣造謠者的身份,被刪文,然後還會被抖音懺悔的。之前就有一個網紅被染病,在醫院內播了一段自己的見聞,之後就被刪文。過來一段時間,網紅就插著氣管的錄了一個視頻懺悔到哭。 這是自古以來,領導者是否真的能夠聽人民的聲音的無頭公案 —— 領導者完全不聽人民的聲音,看起來不是以民為本;領導者很聽人民的聲音,看起來是個軟弱的領袖。 從領導者的角度,他們關心的是如何得到民意之餘又不會讓人覺得我是個軟弱的領導。這個矛盾,在香港特首林鄭的身上是看到最精彩的演繹。 毛澤東在他掌權後,曾經某次在會面上很坦然的說如果大家說對他有意見有不滿的,不妨坦然的講出來,他自己也是要知道自己弱點而變得更好,凡是這這一次講出來的,都不會被對付。 結果有批評的,都被對付。(新梗,如果你有了大躍進會導致飢荒的證據,乘時光機回到大躍進前給毛主席看,你就是另一個被對付的人)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—— 要嚴謹小心處理老闆命令你坦白講出他缺點的梗。 除非老闆有得罪到人,大部份的員工在這時候都不會老實挑剔的,大多都會講選美時的宣言,如:老闆你最大的問題就是你太過仁慈,或老闆你最大的問題你會為了公司的大局而犧牲個別利益。 難道員工真的就永遠不能當面講老闆嗎? 不是不可以。 我在我們的書上有寫過,你要看你的上司或老闆說屬於哪一類型的?如果你觀察到這個人平日若有員工稱讚他的時候,他有呈現飄飄然的話,要小心。通常會因馬屁而很爽的人是很難接受批評,就算是冷靜理性的批評也很難接受。 那麼如果老闆沒有飄飄然呢? 這裡就難說了,有可能是他不受馬屁影響心情,也有可能他演技好。(我們就要看他被拍馬屁後,如何言談上反應的『熟練度』,越熟練的,可能就是演技越好) 那麼從老闆的角度呢? 最起碼的是 —— 不管員工的讚貶,不要太認真就對了。就好像我們在企業界做過培訓的,都知道那堂課講完後,參與者必須填寫課程滿意度的評估,這環節可謂是整培訓中,最虛偽的一個環節。 你想像一下,我是被老闆強制派來上課的,我為甚麼要那麼認真?還要那麼認真的評估嗎?(如果是上課的人是自己掏腰包的話,就會有很大的不同,那是一個蠻大的課題,以後有機會再寫) 就算自己對自己的評價,也不要太認真,因為你的成功與否,永遠不是單一因素,更加貼近事實的,反而是整個大環境遇上你的隨機結局。 市場的變化,永遠是比人更靈活。你也不要妄想自己可以比市場更靈活,因為比市場更靈活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條。 同樣的,一個國家的經濟成長若做得很好,絕對不是單純一個如民主或極權的因素說導致的。民主國有窮有富,極權國也一樣有窮有富。 民主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國家富有,而是為了確保人民有機會可以發聲,國家富不富有是他的經濟政策遇上當下整個地球市場的混沌,交替互動而衍生的隨機結局。 極權的目的也不一定是為了富有,(北韓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),極權的目的就在於領袖本身的目的。領袖要你全民煉鋼,你就全民煉鋼;領袖要你全民殺麻雀,你就全民殺麻雀。 民主不代表國家的法律、政策就是完美的。台灣因為民主,所以法律能夠納入同婚,但也因為它的民主,它還擁有一個很老舊的法律,被婚外情的伴侶能夠控告小三賠償。 所有有些人批判說印度這麼民主,但你看他的強姦率這麼高,這是完全是不了解民主目的的言論。 民主的目的就是當你看到你鄰居開著Party的時候,他家中的一個房間因電流短路而燒到了一些東西,你能夠過去告訴他你看到的實情,而不會被鄰居報警,控告你製造恐慌和煽動社會不穩定而把你帶進警察局問話。 懂嗎? #某個程度上 #做老闆是辛苦的 #老闆不是民主制度下而誕生 #做老闆本身的起點就是極權





因武漢肺炎疫情嚴重,我們暫停一切課程 / Workshop / 聚會,直至另行通知,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 https://www.devilcourse.com/

© 2019 by Kinning Company Limited.

  • Facebook Social Icon